斧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斧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古洞里的蓝蝴蝶-【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09:35:03 阅读: 来源:斧子厂家

一只、两只、三只......梦蝶躺在一块大石上,正在数着漫天飞舞的蝴蝶。

漂亮活泼的梦蝶是师大生物系的高才生,她有四个好朋友,李斌,风雪和吴痕,今年暑假她们约定到风雪的家乡西藏去探险。

经常听风雪说那漫无边际的当雄草原,威仪的绰木拉日峰,令世人震惊的骷髅墙,他们对西藏充满了好奇,而他们这次最终的目的地是雅鲁藏布大峡谷。

风雪的家在日喀则城郊的一个小村庄,从小活泼好动的她整日的在外玩耍,有一天为了追逐一只蓝色的蝴蝶,小风雪迷失在大峡谷里。蝴蝶飞进了一个山洞里,洞口约有一人高,被青草覆盖着,胆大的小风雪拨开青草,她要进去捉那只漂亮的蝴蝶。一个老人坐在洞口,挡住了小风雪的路。老人脸上布满了蜘蛛网一样的皱纹。小风雪被吓住了,转身就跑,跑了好远才停下来。小风雪是善良的孩子,她开始担心那个老人了,而且她也意识到自己已经迷路了。

回到那个洞口,她躲在草丛里,偷偷的看着老人,她还是有些害怕。老人还是坐在那里,也发现了她。老人告诉她绝对不能进到的这个洞里,否则,她就会变成兰色的蝴蝶。小风雪迷迷糊湖的睡着了,当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村庄不远的草地上。妈妈说她已经失踪三天了。小风雪从那以后再也不敢乱跑了,一直到现在她还常常梦到那个古洞和满脸皱纹的老人。

这个童年的故事是风雪讲给梦蝶听的,梦蝶是个稳重但有着冒险精神的女孩,她不相信人会变成蝴蝶,她对古洞充满了好奇,所以几个人决定探寻这个古洞。

“真的会有蓝色的蝴蝶吗?”梦蝶看着眼前飞舞的蝴蝶问风雪。

“当然了!我亲眼看到的。”风雪一直在玩弄手中的玩具熊。

“风雪,你真的没记错是这个方向吗?”李斌从草地上爬起来问。

“是啊!你那时候那么小,而且后来自己也迷路了,我看我们是白来了,根本找不到那个洞。”吴痕附和着说。

“我记得是这个方向吗!当时七走八走的就到了,再说我有言在先,也没说一定能找得到。”风雪不高兴的说。

“啊~~~你们快看!”梦蝶惊呼。

三人随着梦蝶手指的方向,发现远处有一只蝴蝶,蓝色的蝴蝶。

“跟住它!”风雪第一个跑去。

四人轻手轻脚的跟着蓝蝴蝶,大气也不敢出,生怕惊动了它。蝴蝶还在继续的前飞,风雪突然站住不动了,身子微微的颤抖,三人也停了下来。

“怎么了小雪!”梦蝶看出了风雪的异常。

“到~到了!”风雪紧张的说。

“别怕!小雪!我们有这么多人呢!”吴痕用力挺了挺细瘦的腰身。

“是啊,风雪,没什么好怕的。”李斌从背包里拿出随身携带的匕首。

蓝蝴蝶已经不见了,四人慢慢的走过去,拨开高高的青草,黑洞洞的洞口露了出来。风雪以为会看到那个满脸皱纹的老人,但现在洞口什么也没有。向洞内张望,望不到尽头,已是黄昏时分,几个人决定今日好好休息,明日再探洞。

清晨,明媚的阳光透过茂密的树林散落在草地上。几个人查看了洞口四周,并未发现异常,决定进洞。

洞口不宽,大家只能鱼灌而行,吴痕在学校是出了名的胆大?咴诘谝桓觯竺媸敲蔚⒎缪畋蠖虾蟆K坪蹙褪且桓鎏烊坏氖矗孛裁挥惺裁刺乇鹬Γ皇窍脸さ耐ǖ揽床坏骄⊥贰4笤记靶辛?0米,已经是漆黑一片了,李斌在后面打开了应急灯。已经明显感觉到阴暗的潮湿了。

蝴蝶会飞进去吗?

吴痕大步走在前面;梦蝶紧跟着,聚精会神的打量着洞内的岩石;风雪的手一直拉着梦蝶,眼睛看着前面;李斌总是觉得背后凉嗖嗖的,总想回头看看,回过头看到的只是黑洞洞。几个人由于太紧张了,谁也没有说话。

大约一百米,前面的路突然开阔了,另人感到惊异的是前面的路变得平坦宽阔了许多,约四米宽,六米高,四个人并排行走已经不成问题了,石洞的顶部是规整的圆弧形,侧壁很直,与地面成九十度角;地面较为平整,仿佛人工修饰过,只是在两侧离墙壁约一米处有两条手掌宽的浅浅长沟笔直的延伸到远处。

是谁建造了这个洞?

“看样子这个洞到尽头还有很长。”李斌先开口道。

“是啊!梦蝶,我,我们要不回吧!”风雪的眼睛始终不安的闪烁着。

“怕什么!我真想看看洞里面到底有什么!”吴痕底气很足的说。

“李斌,把灯移过来,我想看看墙壁。”梦蝶说。

灯光照在墙壁上,梦蝶仔细的观察着石洞壁,很平整,把长洞内岩石都打磨光滑这不是件容易的事。

“那个老人说真的是千年的古洞吗?”梦蝶问风雪。

“是啊!”

“那是怎么做的,可惜老人不在了,也许这个迷要到洞底才能揭开了。风雪,你不要紧吧,要不,先送你出去。”梦蝶说。

“不,没事。”

“李斌,你在后面,照顾好风雪。”

“没问题。”

“那我们继续赶路吧。”梦蝶道。

梦蝶看看表,已经走了两个小时了,笔直的石洞依旧是原样。按常理说越往里走空气应该越稀薄才对,几个人深呼吸,却是清新的空气。

“这里一定有透气的地方,有空气,有水,那么还有生命吗?”梦蝶边走边想。

洞里静的可怕,几个人只是默默的走着。吴痕的脚步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慢了下来;风雪抓着李斌的手,整个身子几乎靠到李斌的怀里,头也不敢抬。

四个人站住了,他们面前出现了两个通道。

“走哪一条啊!”吴痕问。

“我想哪一条都是一样的。”梦蝶答道。

几个人进入左边的洞,继续前行,四个人已经开始觉得不安了,因为他们看不到光明的迹象,面前始终是黑暗。好在他们互相可以撞撞胆量。应急灯已经没电了,换上了备用电池,他们又遇到几个叉路,同样选择了左边。

“那是什么?”细心的梦蝶发现地上隔着不远有东西一闪一闪的。

吴痕戴上白色的手套,小心翼翼的拿起那个白色发光的物体。好似水晶一样的小石头,象黄豆一样大小,有棱有角。几个人看了一会,决定先收起来,回去再研究是什么物质。一路上几个人又捡了很多。

路上他们又休息了两次,但谁也没有吃东西,可能是太紧张的缘故。已经走了十二个小时了。

“你们看,前面好象有亮光。”吴痕紧张的说。

几个人看到前面不远处有微弱的白光闪动。

“来,我们手拉着手。”梦蝶提议。

几个人使劲拉了拉对方的手,缓慢的向闪动的白光走去,风雪依旧靠在李斌的怀里。

“啊```````````”

吴痕呆立住了,嘴巴和眼睛都张的大大,浑身不停的发抖;风雪尖叫着使劲搂着李斌,把头拼命的往李斌怀里钻;李斌手中的灯掉在了地上,惊恐的眼睛使劲闭上;梦蝶则转身不停的在呕吐。

不需要灯光,此时洞内的情况也能看得一清二楚,那闪动的白光就是大量的钻石般不明物质聚集在一起产生的。令几个人惊恐的不是这些发光的物质,而是他们看到前面的这段路爬满了亮白色的虫子,地上、洞顶上、四壁上到处都是,放眼望去前路都是,他们有成人的中指般大小,不停的蠕动着,而且都是顺着向洞内蠕动。几个人的尖叫声似乎影响到了他们,后面的虫子停了下来,他们晃动着脑袋。

还是梦蝶第一个平静下来,她紧握住同伴的手轻声的说:“别怕!”

风雪的身体不停的颤抖,李斌用力抱住她,似乎保护弱者反而使李斌变得无惧了,他注视着那些白虫。

吴痕镇定下来,有些挂不住脸了,在学校胆子大的威名谁不佩服?如今却还不如平时文质彬彬的女孩子,见梦蝶拿出小镊子,知道她要做什么,硬着头皮道:“梦蝶,我我去吧。”

见吴痕闪烁不定的眼神,梦蝶知道吴痕在硬撑,坚决的道:“还是我去吧,你给我打着灯,没有虫子不怕光线的,放心吧。”说着从地上拣起应急灯交给吴痕。

“笑话,有我在怎么会让你去,拿着。”吴痕把应急灯塞到梦蝶手里,抢过小镊子和玻璃瓶,转身向里走去。

“小心啊!”梦蝶和李斌同时说道。

吴痕一步一步的向里面走去,梦蝶在后面给他打着灯。

他用镊子夹住洞壁上的一个虫子,吴痕觉得一阵恶心,形状非常类似蛾类的幼虫,但不同的是除了个头大,还有身体下面许多吸盘一样的脚,头相对与身体特别的大。镊子夹住它柔软的身体,似乎令它觉得特别的难受,它张开口,里面象是有牙齿一样的尖东西。

nk免疫细胞机构

全国十大胃癌医院排名

北京治疗无精症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