斧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斧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在线教育后来者居上

发布时间:2020-07-13 14:55:55 阅读: 来源:斧子厂家

对线上教育的汹汹来势,线下教育大佬俞敏洪打了个比方:“本来你想娶一个女人好好过日子,结果娶回家被窝还没热,这个女人就可能被抢走了。”

11月25日,阿里巴巴集团的在线教育平台——淘宝同学正式上线。

淘宝同学负责人裴滨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过去,淘宝和天猫上的教育培训很多是在“卖票”,用户在淘宝或者天猫上买了学习卡,到其他平台或者到线下培训机构学习,而淘宝同学则希望用户沉淀在这里,在直播或者录播模式下完成在线学习,形成学习小组等。如今,BAT三巨头百度、阿里巴巴集团、腾讯全部进入了在线教育领域。

巨头的强势杀入让新东方集团董事长俞敏洪感到担心。在11月19日的演讲中,俞敏洪打了个比方:“本来你想娶一个女人好好过日子,结果娶回家被窝还没热,这个女人就可能被抢走了。”互联网作为一种工具、一种思想进入教育行业后,过去的权威和控制都被逐渐消解。他感叹了一句说,“下一步我也要抢(在线教育的份额)。”

不过,裴斌峰希望打消新东方等机构的顾虑:“淘宝同学不做内容,我们是平台,那些内容供应商为什么要担心呢?”

后来者

梯子网上线的时候,龚海燕穿了件紫红色的改良版唐装。2011年世纪佳缘在美国上市时,她穿的就是这一件,“这个衣服看起来喜庆”,龚海燕说。

梯子网是龚海燕二次创业的产物,如果说世纪佳缘开了中国在线婚恋市场的先河,梯子网则属于在线教育的后来者。

后来者包括淘宝同学。今年7月,淘宝同学要上线的消息开始在业内流传。有人在网络问答社区知乎抛出了个问题:“淘宝涉足在线教育,对现有的几家机构会有多大影响? ”

从去年上半年开始,教育培训作为本地生活的一个重要行业开始运营。淘宝内部开始有专门的人员负责教育培训类行业的运营,使用一些营销手段来提升其规模。随后,包括正保、学大、沪江、新东方在线、环球网校等一线知名教育培训机构先后入驻淘宝。裴滨峰估计,今年教育培训类目能做到10亿元营收的规模。

随着对在线教育的看好,淘宝同学频道就应运而生了。9月份的时候,淘宝同学团队成立,“开始专业化运营这一块”。

裴滨峰解释说,上线淘宝同学主要出于以下几方面的考量。

首先,过去淘宝虽然有巨大的流量,但是用户对于教育培训课程的搜索习惯没有养成,日常的课程交易并没有爆发。淘宝需要建立一个垂直市场来沉淀流量,建立用户习惯,让用户知道淘宝上原来有课程可以购买,可以在线学习部分知识。

就前期数据来看,目前淘宝同学的用户和淘宝用户基本吻合,以20-30岁的年轻白领和大学生为主,而这个时期正是在线学习需求相对旺盛的年龄段。

其次,“淘宝同学”的定位,不仅是一个教育频道,真正的定位是“知识兴趣交易分享平台”,所以除了所谓的严肃教育或者基础教育,也有知识兴趣类的培训,希望能够借此把淘宝每天8000万的流量里更多的转化进这个平台。

裴滨峰说,未来淘宝同学还会建立一些学习小组,基于共同的学习兴趣产生虚拟班级。拓词联合创始人薛淡看了很多公开课,但是让他印象很深刻的是一个关于如何系鞋带的课程。裴滨峰说,未来在淘宝平台上,肯定是以淘宝现有用户为中心,满足其多样化、碎片化的学习需求。

有人质疑说,淘宝虽然是有钱有流量的大土豪,但在教育领域是不是不够专业?不过裴斌峰压根不担心,“‘淘宝同学’是躺下来做平台,是为机构或者教育行业服务商平台商提供一个在线教学和招生的经营场所”。

龚海燕也看好平台,梯子网的定位就是中小学优质教育资源共享平台。与淘宝同学全覆盖不同的是,目前梯子网聚焦于K12(kindergarten through twelfth grade的简写,基础教育阶段的通称)。

龚海燕说,梯子网是顺势而为的产物。从政策层面上来说,为了顺应全球教育信息化发展的浪潮,我国在十二五规划中也明确提出了建设“三通两平台”的构想,即实现“宽带网络校校通、优质资源班班通、网络学习空间人人通”以及建设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和教育管理公共服务两个平台。

从行业现状来说,目前传统教育存在一个痛点就是无法因人因材施教,对于不同的学生采取了统一的教学方法。龚海燕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梯子网可以借助大数据改变这一状况。其具体路径是,一个学生在梯子网上学习、测试的轨迹能够被全程追踪,能够检测到每个学生的薄弱环节,最终能给学生针对性的学习方案。

相对于成人的主动学习,中小学生一般都是被动学习,而且K12阶段,用户(学生)和付费者(家长)不是同一人,因此,梯子网还必须吸引付费者,因此与淘宝平台不同,梯子网的用户有家长、老师、学生。

具体而言,面向教师,提供包括1千万道考试用题,可谓是目前最全、最强大的课件资源库,而这些资源都是供教师免费下载的;对于学生而言,梯子网通过智能测评找到薄弱的知识点、强化学习;同时提供专项自主练习,让学习更有针对性;还有在线答疑环节;对于家长而言,梯子网可以让家长能够通过可视化的数据分析及作业报告随时了解孩子的考试、学习情况。

毕竟,大势已到。据统计,仅仅2013年上半年,在中国,就有超过20家在线教育项目拿到了投资。比如,如爱乐奇/说宝堂获得1000万美元C轮投资;91外教网获得网易资本400万美元A轮投资等等。

现在龚海燕的QQ签名是“死磕在线教育”。考虑到中国巨大的贫富差距,以及在遥远村庄从未见过电脑的孩子们,中国在线教育的发展将在行业和区域分布上都呈现出参差不齐的复杂状态。但是包括龚海燕在内的创业者已经难以抑制住大干一场的野心。

变了天

今年是新东方成立20周年,俞敏洪发现教育市场的天已经变了,他陷入了焦虑和痛苦之中:“百度、阿里、腾讯全部上了教育平台,三家公司创始人都是我的朋友,却毫不犹豫地冲进了我的领域,这就是商业。”

俞敏洪说他在纠结,新东方培训到底是面授还是线上?尾大难掉头,俞敏洪背后有3万人的团队,他的担忧在于即便他愿意走到线上,那三万人未必愿意跟他一起,而且如果从线下转移到线上意味着可能会有一半人失业。但是俞敏洪已经别无选择,他只能顺势而为。

新东方、学而思等都已经开始在线教育。新东方在线CEO孙畅介绍说,2013年新东方在线营收在2亿左右,而新东方线上线下整体上的营收高达60亿以上,“在线教育的贡献只占到了3%左右,还是很低。”

如果抬眼看看国外,中国的在线教育发展并不快。2015年,韩国将全面废除纸质教材。

在美国,《纽约时报》作者帕帕诺将2012 年称为MOOC 之年,他将MOOC定义为一场汹涌而至的学习革命。所谓MOOC, 是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 的缩写,中文为“大规模网络公开课”,随着Coursera、Udacity 和Edx 等在线学习网站的崛起,这个缩写被广泛使用。与国内在门户网站上的公开课不同,在MOOC,你得做作业,得考试,考完还能拿到学历证书。

在上述网站上,上课的老师来自斯坦福大学等著名高校,一些广受欢迎的课程能够吸引成千上万的用户。2011年,斯坦福大学教授塞巴斯蒂安·斯朗和彼得·诺维格在地下室里,录制了“人工智能”课程,到了2011年秋天,已经有来自190 个国家(地区)的16 万学生,在网络上注册了这门课。不仅如此,这门课诞生了一个Facebook 群,还被志愿者翻译成了44 种语言。

在吸引众多用户之后,风险投资者也随后而至。网络教育培训服务商Lynda,公开课平台Coursera,先后获得了1.03亿美元以及6500万美元的投资。

在新浪2013年中国教育盛典上,清华大学教育技术研究所所长程建钢发表了他对MOOC的看法,MOOC相对于传统的线下教育是创新是颠覆———过去是根据学习对象老师去备课,现在是老师内容上线,“感觉合适就学,不合适拉倒”。

另外,基于大数据技术的应用,对学生学习的效果、反馈进行数据统计、分析,能够帮助老师完善教学配置和教学内容。特点就是广种薄收,教学成本非常非常低,此外,吸引了社会资本和资源的介入,促进教学的发展。

随着MOOC影响力的壮大,中国的高校也开始加入了上述平台。2013年5月,清华大学正式加盟edX,成为edX的首批亚洲高校成员之一。2013年7月,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与“MOOC”平台Coursera签约,成为后者的内容供应商。

除了针对成人的大学教育和职业教育,K12阶段的在线教育市场则处于变天前夜。

仅以K12领域为例,中国大约有两亿的在校中小学生。IDG 的统计数据显示,2009 年国内课外辅导行业规模已经达到195 亿美元,而到2014 年行业规模更可达325 亿美元。相比之下,中小学的线上培训市场目前每年的份额只有3 亿元人民币左右,线上和线下的市场差距已经接近千倍,这意味着巨大的市场潜力。

大市场与万人坑

巨大的市场,有时又是陷阱。尽管龚海燕为了这次创业甚至卖掉了房子,但她还是很冷静地泼了盆冷水,她说:“现在这个热度有点像几年前的团购,是个万人坑,大部分草根创业者可能都会死得很惨。”

她预计说,在线教育平台这一块,估计只有3~5家最终能够存活下来:“K12阶段的在线教育,其实很重的,没资本玩不起”。

比如,在内容这块花费的人力和财力就巨大。目前梯子网上录入了近千万课件和海量的题库,而根据同行数据显示,50万道题的花费总额达到了1500万元。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由于中国各个省份的中小学阶段教材不同,极大地加大了工作量。目前,龚海燕的团队共有100多人,而这些人力要面对多学科、多地区的庞大的学科教材远远不够,因此,龚海燕签约了几百名一线的老师,委托对方上传教材和测试题,“未来还会签约给更多的老师”。

龚海燕说,目前梯子网并不着急盈利,而且她也不确定未来梯子网的商业模式到底如何。

而裴滨峰目前对于K12阶段的在线教育还处于观望阶段。他认为,中小学的课业负担很重,“已经很辛苦了,没有多少精力时间到线上学习了吧”,因此,在淘宝同学频道上,虽然也有中小学课外辅导的产品,但是却被排在了后面。

此外,中国创业者要面临的另外一个问题是,网民们习惯了免费的互联网。 福州智永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唐光宇对此深有感触。他公司旗下的宝宝巴士是一款早教类移动应用软件,其全球独立用户早已超过千万,而应用下载量也已超过两亿。尽管唐光宇的公司在福建,宝宝巴士最受欢迎的地方是日本、台湾、澳门,其次才是大陆、欧美地区。目前大陆的用户没有养成付费习惯。

11月25日,在线教育的创业项目粉笔网宣布停止运营,其内部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粉笔网原本想成为在线教育类的“大众点评”。但是发现目前很多培训机构的老师并不在乎线上的评价,导致粉笔网的实际活跃度不足。而且由于目前创业团队只有五六十人,还有其他项目,分身乏力,因此不得不关门。

“粉笔网的团队来自网易,而且也拿到了投资,但还是关门了,说明这块蛋糕看起来很大,但是吃到嘴里不容易。”12月1日,一位在线教育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此外,在线教育的学历问题在中国并没有得到解决。MOOC在美国的流行,其原因之一最终由6%左右的人完成了学习能够拿到证书。目前,MOOC平台颁发的证书有两类。一类是免费的,只需你完成作业,通过考核,就会颁发电子版证书,证明你完成了这门课;另一类需要支付一定的金额,得到的证书会附上照片更真实一些。

而在中国,除了功能性的学习效果——比如英语培训等,学习者对文凭、学历等证书的功利性需求更为强烈,这就应该给予在线学习相应的学分,累计到一定学分可获得学位。

不过,尽管在线教育的学习成果认证还没有明确的政策出台。但是,教育部相关负责人也曾表示,正在积极探索学籍、学分、学历证书等管理制度的改革,探索建立适应学习者个性化学习需求和终身教育体制要求的在线教育管理制度。

据《人民日报》报道,国家开放大学承担了教育部交办的关于学习成果认证、积累、转换的制度框架研究任务,并通过“学分银行”的形式逐步开展实践。将来,国家学分银行的建成或许将为学习成果的认证提供一个很好的模式。(记者 陈纪英)

徐州设计西服

石河子订做工作服

六盘水设计西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