斧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斧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嘉能可背后的男人成也并购败也并购

发布时间:2020-03-13 16:16:16 阅读: 来源:斧子厂家

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这句话对于嘉能可背后的男人可谓是一语成谶。他曾因最大规模矿业并购而春风得意,也因股价暴跌而被置于风暴中心。《华尔街日报》近日撰长文,讲述嘉能可以及其背后的CEO和管理团队。以下为全文。

嘉能可首席执行长格拉森博格正前往世界各地,试图安抚投资者

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这句话对于嘉能可背后的男人可谓是一语成谶。他曾因最大规模矿业并购而春风得意,也因股价暴跌而被置于风暴中心。《华尔街日报》近日撰长文,讲述嘉能可以及其背后的CEO和管理团队。以下为全文。

完成历史上最大规模矿业并购交易的那天上午,格拉森博格(IvanGlasenberg)手握一份标注了全球矿山的地图。

这位雄心勃勃的嘉能可(GlencorePLC)首席执行长志得意满。时间是2013年5月3日,他领导的公司刚刚与全球最大的矿业公司之一Xstrata合并,交易规模高达295亿美元。而且格拉森博格在争夺董事会控制权的斗争中取得胜利。

格拉森博格手中的地图上标注了合并后的新矿业王国,包括铜矿、煤炭、锌矿等各类矿产。他还标注出可能收入囊中的竞争对手的矿产。

格拉森博格在嘉能可位于伦敦的总部对《华尔街日报》的记者和编辑说,他当然要把握机会,只要是具有经济效益的业务,嘉能可都愿意收购。

但他也点出风险所在:大宗商品价格能否保持强劲,强劲到证明将这么大笔的资金投入重资产公司是否合理?公司的决定是否正确?他说这是他最大的担忧。

经过两年多之后,这些担忧已经成为嘉能可所面对的现实,该公司因铜和煤等工业原料价格下降而遭遇重创。

嘉能可在2015年上半年亏损了6.76亿美元,其债务水平让投资者避之不及。嘉能可的高管们努力通过出售资产和削减数十亿美元债务的方式止血。该公司上个月宣布将暂停派息,并通过发售股份融资25亿美元。周五嘉能可称,受金属价格下跌影响,将把锌的年产量削减大约三分之一,包括彻底关停部分运营。该公司同时还在考虑向主权财富基金出售农业基础设施资产,以及出售该公司黄金资产的特许开采权。

全球游说

嘉能可掌门人格拉森博格忙得不可开交。他乘飞机前往世界各地,拜访矿山、贸易办公室和银行,有时一天飞两个国家,以便收集信息和安抚银行家、投资者和员工。

跟他交谈过的人说,尽管出现了危机,但他的情绪依然乐观,对未来充满信心。他对人们说,市场反应过度了,恐慌是作为一家上市公司需要承受的意外后果,不过他也指出了承担太多债务以及在大宗商品价格低迷之际拥有矿山所带来的风险。

上周二,该公司向市场保证,嘉能可的业务在运营和财务上依然强劲。上周三,Glasenberg向巴克莱(BarclaysPLC)的伦敦办公室派去了一个信贷小组。该小组在那里对债券持有者表示,有关该公司信用评级遭下调的担忧被夸大了。

打理嘉能可财务的银行家对记者说,该公司资产负债表强劲,已经制定好了债务计划,但市场表现得有些非理性。

格拉森博格领导的董事会也在努力提升市场信心。董事长唐熙华(TonyHayward)上周购买了13.8万美元嘉能可股票,董事会成员、摩根士丹利(MorganStanley)前CEO麦晋桁(JohnMack)购股67.3万美元。嘉能可发行新股时,公司高管斥资约5.4亿美元购股。

知情人士称,格拉森博格不断对投资者说,收购Xstrata的交易非常棒,给嘉能可带来了强劲的现金流和收益。

格拉森博格采取了一种不同寻常的经营矿山的办法。他押注自己的交易员团队可通过兜售那些低价收购的二级和三级矿山的产品赚大钱。嘉能可的业务规模足够大──2011年其锌产量占全球60%,铜产量占50%,铅产量占45%,该公司交易员可利用他们对供需情况的深入了解获利。

这种做法在大宗商品繁荣期取得了成效,彼时铜、黄金、铁矿石和其他一些原材料价格不断飙升。但是大宗商品泡沫破灭削弱了需求,使嘉能可许多矿场的高成本和低效风险暴露出来。投资者越来越担心嘉能可高负债的财务状况。截至6月30日,嘉能可背负着296亿美元的净负债,其中还不包括其贸易部门的债务。

英澳矿业巨头力拓(RioTintoPLC)和必和必拓(BHPBillitonLtd.)的情况比嘉能可好一些,尽管它们关键的大宗商品铁矿石的价格也大幅下跌。必和必拓和力拓的净负债分别为244亿美元和137亿美元。但是力拓和必和必拓都不像嘉能可那样拥有庞大的、依赖于维持投资级信债评级的贸易业务。而眼下嘉能可投资级信债评级正受到威胁。

去年,在大宗商品价格已经大跌之际,格拉森博格还提议与力拓合并,只不过力拓拒绝了嘉能可的合并提议。

南非AbaxInvestments的基金经理赛奇威克(AnthonySedgwick)说,格拉森博格一直有很高的风险承受能力,这反过来也会对他不利。赛奇威克曾是嘉能可投资者。格拉森博格是嘉能可最大股东之一。2011年嘉能可完成了首次公开募股,市值达590亿美元,当时格拉森博格持有价值近100亿美元的嘉能可股份,这些股份上周价值仅有17亿美元。

他作为采矿行业领头人的形象的背后,是他自称于对大宗商品市场信息的无比痴迷。他有80%的时间都在路上,会见国家领导人和公司员工。他曾经表示,他从不度假,也不赞成员工休假。

格拉森博格1957年出生于南非,在约翰内斯堡长大。1984年,他加入颇具争议的金融家里奇(MarcRich)的贸易公司,并迅速升职,在1990年掌控了该公司的全球煤炭业务。1994年,格拉森博格和一组高管以12亿美元收购了里奇的资产并创立了嘉能可。

那时嘉能可还基本上避免持有大型矿业资产,嘉能可交易员认为这些资产变数太大并容易受到大众商品价格暴跌的冲击。

但在格拉森博格和当时的CEO斯特霍特(WillyStrothotte)的领导下,嘉能可对无法预测的危险地区的矿业交易胃口渐增。1995年,嘉能可购得哥伦比亚的一个煤炭项目,当时哥伦比亚正饱受血腥的毒品战争之苦。两年后,嘉能可又在前苏联加盟共和国哈萨克斯坦收购了一家矿业公司的主要股权。嘉能可还在南非收购过煤炭资产,而当时南非刚刚摆脱持续数十年的种族隔离制度。

格拉森博格曾表示,持有矿产可以为嘉能可的交易员持续不断地提供产品。嘉能可的交易员在全球买卖自然资源。他称,由于嘉能可的交易员可以将产品输送到出价最高的地方,因此矿产的质量就不那么重要了。

铝业巨头AlcanInc.前首席执行长埃文斯(DickEvans)说,对于寻求出售多余资产的矿业公司而言,嘉能可是他们的救星。

格拉森博格常常挂在嘴边的话是,如果价格合理,他什么都愿意收购。他说,如果价格优惠的话,收购能提供丰厚的股权收益,因此这类收购交易是合理的。

2001年,Alcan以1.75亿美元将无法盈利的牙买加铝土矿提炼业务出售给嘉能可,并因这笔交易而减记了7000万美元。但2009年,随着市场崩溃,嘉能可旗下一子公司减价出售牙买加资产,加上其他损失,共损失了7320万美元。

就在同一年,格拉森博格在业内的熟人戴维斯(MickDavis)接掌了Xstrata这家由嘉能可部分持股的小型自然资源公司。此举令业内观察人士感到意外,因为戴维斯之前不久曾担任澳大利亚大型矿业公司Billiton的首席财务长,而Billiton刚刚与BHP合并成立必和必拓(BHPBillton)。

上市之路

一年后,Xstrata公开上市,戴维斯出任首席执行长。同一年,格拉森博格担任嘉能可首席执行长,而嘉能可仍持有Xstrata超过三分之一的股权。

当来自中国的需求开始推高大宗商品市场时,两人开始建立生意上的伙伴关系,同时也互为竞争对手。从铜、锌到铁矿石,所有的大宗商品价格都在飙升。

据知情人士称,戴维斯担心自己可能与格拉森博格竞购同样的资产。

2007-2009年期间,格拉森博格曾多次主动向戴维斯伸出橄榄枝,想要收购嘉能可当时还不拥有的Xstrata权益。但戴维斯拒绝了,理由是Xstrata不能与一家难以估值的非上市公司合并。如果嘉能可上市的话,Xstrata就可以更好地了解市场对嘉能可的估值。

格拉森博格最终认定公开上市的好处超过了风险,可以增强嘉能可的实力以向Xstrata发出收购提议。

这两家公司在2012年2月表示,就全股份对等合并交易进行谈判。根据当时公布的计划,戴维斯将担任合并后公司的首席执行长,格拉森博格将担任其副职。合并后产生的矿业巨头将在煤炭和铜行业具有巨大实力。Xstrata旗下矿业资产中有约70%是煤炭和铜。

这一交易还将会把两种不同的公司文化融合到一起,一方面是嘉能可交易员的好斗作风,另一方面是Xstrata工程师和地质学家注重细节的务实风格。

双方几乎立刻就出现了摩擦,甚至连格拉森博格以及戴维斯之间也出现冲突。据知情人士称,在交易宣布后不久进行的一次高管会议上,格拉森博格说嘉能可的交易员有无法取代的企业家精神。其中一位知情人士称,与会的其他人士将这一表态理解为Xstrata的公司经理们是可以轻易被取代的。

但是到了6月份,Xstrata的大型投资者卡塔尔控股有限责任公司(QatarHolding)面对嘉能可提出的条件犹豫不决,要求后者加码。格拉森博格最终同意给出更为优厚的条件。

但有一个交换条件,到时候掌管公司的将是格拉森博格,而不是戴维斯。

戴维斯离开了公司,推出了一个名为X2Resources的私募股权基金。Xstrata的其他高管也纷纷离职。

在Xstrata收购交易两年后,这家嘉能可痛下赌注的大型资产公司中有两大资产的价格大幅下跌,其中煤价跌41%,铜价跌30%。

投资者开始关注该交易遗留下来的另一个问题:债务。嘉能可承担了Xstrata的150亿美元债务,到2015年背负的债务规模接近300亿美元,这远远高于其他竞争对手的债务水平,同时嘉能可还持有用于买卖大宗商品的近200亿美元周转信用额度。

知情人士透露,摩根大通(rganChase&Co.)管理的一只自然资源基金今年第二季度抛售了230万股嘉能可股票,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担忧其高债务负担。

法国基金公司CarmignacGestionGroup直到去年还是嘉能可最大的债券持有人之一,但由于担心嘉能可的债务状况以及中国经济放缓对大宗商品价格的影响,该公司抛售了大部分嘉能可的债券及股票。

Carmignac分析师洛瓦特(SimonLovat)称,该公司认为在目前的环境下嘉能可的经营和财务杠杆仍太高。

嘉能可8月公布乏善可陈的上半年业绩后,市场对嘉能可的担忧加剧。由于净利润大幅下滑,投资者和分析师开始担心嘉能可的债务负担太过沉重。

Glasenberg和嘉能可的融资团队一直在试图缓解市场的担忧。今年夏季,他们访问了美国,与投资者和对冲基金进行了会面。他们了解到一些投资者非常担心。据熟悉会面情况的人士称,如果铜价进一步下跌,嘉能可的利润相对于该公司当前债务水平而言将处于过低水平。铜是嘉能可生产的最重要的大宗商品之一。

这种担忧所传达的信号是:嘉能可需要立即削减债务。

该公司管理人士称,他们相信公司的债务和利润水平是合适的,并表示对于铜价进一步下跌持怀疑态度。但他们同意采取措施来安抚投资者。

即使在公司的状况如此动荡期间,Glasenberg也在考虑下一笔大规模交易。

据熟悉谈判情况的知情人士称,嘉能可正在就收购力拓(RioTinto)在澳大利亚的30亿美元煤炭资产进行谈判。

同样对上述煤炭资产感兴趣的是一个熟悉的名字:X2公司的戴维斯。

高压牙棒DIN976级别10.9级规格M10M36材质45CrMo

不锈钢德式喉箍

不锈钢十字槽小盘头螺钉GB82385

双头螺栓厂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