斧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斧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催生一批新岗位新角色共享单车让他们忙起来_[新闻news]

发布时间:2021-06-02 16:18:24 阅读: 来源:斧子厂家

高师傅在给共享单车补胎。

天津北方网讯:“男童骑共享单车出车祸”“共享单车围困公交车站”“共享单车屡遭恶意破坏”……自从为解决人们出行“最后一公里”的共享单车出现以来,受追捧的同时麻烦也不断。各大共享单车企业为了解决管理混乱的问题,开始设立共享单车停车点,并设专人对车辆进行管理维护。

由共享单车催生出的维护人员一下子成了“香饽饽”,在社交网络上,也滋生出不少修车老师傅被企业高薪聘请的传言。记者调查发现,共享单车维护人员中,既有修车20余年的老师傅,也有还未走出校园的大学生,不过他们的待遇较传言相去甚远,而且大多是临时工。“有媒体说我们一个月挣七八千,还有五险一金,太可笑了,我到现在还没领着一分钱呢。”修了15年自行车的陈师傅谈起自己“被高工资”很有意见。

摆不完的车、修不完的活儿、说不尽的话……在这些因共享单车而催生出的新岗位和角色上,有苦也有乐,记者带您看看共享单车如何影响这些人的生活。

摆不完的车让人“很痛苦”

在南开区大悦城,摩拜单车推荐停车点附近,一个穿橙色马甲的小伙子正将停靠在马路边的摩拜单车搬到便道的指定区域。小伙子姓王,是大四学生。搬了一会儿,他停了下来,看着路边不断增加的车,幽幽地冒出一句:“很痛苦。”

小王是在一个兼职App上找到这份工作的。“一天120元,从早上10点到晚上7点,中午休息1小时。”小王喜欢尝试新鲜事物,大学期间干过餐厅服务员,送过外卖和快递,眼下共享单车火了,他又立刻找了这份兼职。“快毕业了,就当挣点儿零花钱。”但零花钱并不好挣,摆不完的车常让他“很痛苦”。

摩拜单车在大悦城南区和北区各设了一个白线区域用来摆放车辆,小王就负责清理停在马路边的共享单车并放置到白线内。除了这两个停车点,北区的北面也有不少共享单车随意停放。这样一来,小王就得三个地方来回跑。

刚来这儿的时候,小王是有一位小伙伴的,后来因为人手不够,同伴被抽调去了别的地方,只剩他一人管理三个停车区。小王打开微信,给记者看他的兼职群。“一共31个人,其中也就十几个是兼职的,剩下的都是监督我们干活的。”小王说,“会有专人在各个站点巡视,看见马路边车多了,或是管理员不在岗了,他们就拍照片发到群里,督导看见了就会发火。”

有一次,因为路边的共享单车太多,小王还被警察叫住了:“他看我穿着马甲,就说如果我不马上把路边的车清理干净,他就把车都拉走。”那件事情过后,小王就机智地把马甲脱了下来,但脱了没多久,他又自己穿上了。

“摩拜单车最近推出了红包车,骑行10分钟后会给用户送个红包,我发现有不少人不骑车,专门来刷红包,我要是不穿上工作马甲,根本劝不走。”最有意思的是,小王发现有的人为了刷红包,骑车在大悦城附近来回转悠,刷到红包后就立刻换下一辆车。“这我就没办法了,也没那个精力去追他,好歹人家骑车了,总比那些专扫码不骑车的强。”小王无奈地笑笑。

又搬了几辆车,小王的手机响了,是兼职群来了消息,巡查人员发来图片,在大学城地铁站,一辆摩拜单车被人挂在了护栏上。“这种运动款可是最沉的车型,也是够拼的,没点力气的人可做不到。”小王说,破坏单车的花样太多了,划车、贴小广告是最常见的。“摩拜单车都是返厂维修,车坏了我就登记下车号,晚上会有人来投车,顺便就把坏车带走了。”

说到投车,小王又来了句“很痛苦”。“车明显比我刚来时多了好几倍,人手少了,车倒多了,以往划线区域是摆不满车的,现在都得摆到白线以外了。”

不过随着连日来的引导,有不少用户能自觉把车停到推荐区域,小王挺欣慰。对于那些把车停在路边的用户,小王也表示理解:“共享单车本来就是图个方便,停在路边也没事,这不还有我嘛。”

走街串巷找“生病的小黄”

在摩拜单车的牌子旁,就立着ofo单车的牌子,但ofo单车管理员却始终不见踪影,直到下午,记者才发现了ofo管理员小吴。只见他骑着一辆小黄车,右手还拉着一辆,正要到马路对面去。

记者急忙跟过去,才发现马路对面的绿化带后藏着一大片“小黄车尸体”,小吴麻利地把右手边的车搬到车堆上,用铁丝拴好。面对记者上前攀谈,小吴显得很迟疑,过了许久才打开话匣子。

不同于摩拜单车的兼职管理员,小吴是全职管理员。“我们这儿是两个人,得四处转悠,不像摩拜的人,能定在一个地方不动。”小吴说,“我们是网格化管理,负责的区域很大,大悦城、鼓楼、古文化街这一片,一直延伸到海河边都归我们管。”

小吴给记者看自己的脖子,一条明显的分界线划分出了不一样的肤色。“每天风吹日晒,我刚来干了一个多月,家里人都说我变了个人。”

说到待遇,小吴犹豫了:“一个月也就3000多元吧,每天9点上晚上6点下,每周休息一天,这活儿不好干。”

据小吴介绍,他每天要找10辆坏车,这是公司规定的硬性指标。“坏车肯定有不少,可具体在哪儿我们不知道,只能走街串巷地找,找到后还得送到指定区域集中。”骑一辆还得带一辆,小吴说有同事就因为掌握不了这项技能而离职了。

除了摆放、搬运共享单车,小吴还负责一些简单的维修工作。“车座、车锁坏了,车牌损毁,加私锁,这些都由我们来解决。”小吴站起身来,从车堆下面翻出不少车牌、车锁,而这些车牌上的编号和二维码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损毁。

“涂抹了号牌,别人扫不了码,也认不出编号,只要记得这辆车的密码,全天津市就只有你一人能骑这辆车了,这些人私心太重。”小吴摇摇头,“共享单车重在共享,希望大家不要图小便宜,把共享单车变成私车。”

一旁的车锁里既有专用锁又有私锁。“车牌和锁是配套的,车牌损毁了,车锁也得换,我们两个人昨天光拆这些牌子和锁就用了一下午。”

讲到车锁,小吴说:“ofo单车的车锁是机械锁,好多用户锁完车忘记拨乱密码,其他人拿过来就可以直接骑,最近一些儿童骑共享单车出事就是这么发生的。”

记者跟随小吴来到大悦城ofo单车临时停车点,发现这里停放的大多是摩拜单车,小黄车则很少能看见。“押金便宜,车身还轻,所以目前骑小黄车的还是多一些。”一旁的小王搭话说。

“可我们损坏的也多啊,小黄车造价成本低一些,所以‘受伤’的总是小黄车,‘小伤’我们还可以治,‘重伤’就得送到专门的维修点了。”小吴说。

从“没车修”到“修不完”

记者在南开区楚雄道找到了一处小黄车维修点。这里的情景可谓壮观,近500辆小黄车停放在马路两侧,路过这儿的人们都会驻足观看一番。

马路两边大致分为5个区域,每个区域都有一位修车师傅。5个师傅,4个都在补胎。

记者找一位老师傅了解情况,被一位老师傅“高冷”地拒绝了:“你们媒体就别来这儿添乱了,前一阵儿有报道说,什么共享单车为群众增加就业,收入有多高,还有五险一金,太可笑了,你快让让,别挡我亮儿。”

一旁的陈师傅放下手里的活。“的确是这个理儿,我们刚到这干活没俩礼拜,一分钱都没见着,光干活了。”陈师傅今年65岁,修车15年,在淦江路有自己的摊位。“这家店老板最近和共享单车企业谈好了合作,这就成了一个维修点,我和老板是老相识,就上这边来打工来了。”他朝路边一家自行车零件专卖店努了努嘴。

记者跟随陈师傅走进专卖店,经理姓姜。“我这儿有十多个像陈师傅这样的老修车工,每天忙得不可开交,送过来的车有各种疑难杂症,都够难修的,修一辆车也就十多元钱,师傅们很辛苦。”

姜经理告诉记者,共享单车出现后,对自己的生意影响很大,心情也是跌宕起伏:“我这儿主要是修车和卖自行车零件两块儿业务,共享单车出现后,我的自行车零件不好卖了,也很少有人来修车,后来共享单车公司找上门来修车,我这儿又忙得团团转,每天门口都堆着几百辆车,真是东方不亮西方亮。”

陈师傅也感叹,来这儿干了一个多星期,比过去三个月干的活儿都多。“原来在马路边一坐,根本等不来活儿,有时就靠跟人说话、下棋来消磨时间,上这边来就有了干不完的活儿,我从早上8点到中午就没闲着。”

不远处的高师傅正在检查车胎的破洞。“看看,冒这么多泡,这么短的距离,三个窟窿眼儿。”见记者过来,高师傅示意记者观察水盆里的气泡。高师傅表示,这还不算多的,扎十几个眼儿的内胎他也见过。

“这些眼儿都扎在车胎侧面,不可能是骑行的时候扎的,都是人为的,这是有多大仇啊,太糟践东西了。”高师傅今年55岁,修了20年车,中途还卖过自行车,对自行车配件很熟悉。他说,共享单车用的配件质量都不错,如果正常使用,骑个三五年是没问题的。

高师傅补完胎又拎过来另一辆车:“你看这车,前轱辘气门芯裂了,这就是车胎快没气儿了还一直骑造成的。因为不是自家的车,大伙儿不可能自掏腰包去给打气,所以我经常看见气门芯裂开的车。”高师傅说,“我倒不怕修起来麻烦,而是觉得这共享单车也是一种公共资源,这么糟践太可惜了,要是企业能专门设置一些免费的打气点位就好了。”

记者注意到,高师傅每修完一辆车都会记录下车辆编号和维修信息。“修完得告诉人家修的什么,公司把车送来的时候也附上了车辆信息,不过大多都不准确,比如告诉你前胎瘪了,你拿到手一看后胎也瘪了,车链子也坏了,你总不能不修吧。”

“以前太闲,现在太忙,你说这是好事吗?也不全是。说实话挺不适应的,大伙都是临时工,来这儿试试水,要是干不动了,等结完钱我还回自己的小摊得了。”陈师傅笑了笑说。(北方网编辑侯静)

NK细胞治疗肺癌

nk免疫细胞治疗价格

北联NK生物免疫细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