斧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斧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游荡在屋里的女人

发布时间:2020-04-21 17:46:27 阅读: 来源:斧子厂家

娜娜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城里的节奏很快。

尽管来城市已经有好几年的时间,不习惯就是不习惯,怀念在乡下烧稻草,让她想起以前在外婆家的味道。

城市的生活很紧张,每天忙碌的她都快透不过气,好在男朋友T处处关心着自己,不然真不知道要怎么过了。

“哎呀!累死我了,亲爱的娜娜,你怎么把房子租这么高啊,而且还没电梯。”闺蜜娇敏身穿低胸短裙,披在肩膀上的秀发混着汗水紧紧的贴在皮肤上,雄伟的事业线若隐若现,叫苦连天的喊着。

“这就是让您老人家运动运动,哈哈。”娜娜嘴上虽笑,心里却苦,能租有电梯的她也想租,现在楼价这么贵。

不过想起自己还有一个这么好的闺蜜跟疼爱自己的男朋友,她也心满意足了。娜娜其实不比娇敏差,白如雪的皮肤,芭比的眼睛,170的身高45的体重,标准的模特身材。跟闺蜜娇敏相比,娜娜是秀气清纯,而娇敏是成熟火辣。

T把屋里整理完,出来准备迎接,看到娜娜身后的身影,笑容一下子僵住,讽刺的说:“喂呦!我们这种地方欢迎不起辣娘子这号人物,您老人家还是回去吧。”

娇敏听后不火不怒,慢慢道:“呵呵,不跟土包子一般见识。”

这两人一碰面就水土不服,娜娜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两人请到同一桌吃饭,见两人不说话,娜娜一把抓起手边的啤酒一阵猛灌,把身旁两人吓傻了,他们都知道娜娜都是一杯倒的,现在却喝这么多酒。都纷纷想要阻止,谁知道碰是没碰到,起身的娇敏被猛推了一下,不正不依的撞进T的怀里。

“你们两个奸夫淫妇。”这句话说完,娜娜跟泄了气的气球,昏睡在地上。

娇敏跟T对看了一眼,表情异常难看。

“难道她都知道了?”娇敏小心谨慎的推了一下娜娜的脑袋,确认真的醉了才送了口气,可是刚才娜娜说的那句话让她耿耿于怀。

“不会的,她这么单纯不可能会知道的。”T一换平日斯文气息,面目可憎的说道,凭她对娜娜的理解,她是那种被人卖了还笑嘻嘻给人数钱的类型。至于为什么会说出那句话他也不知所以。

“你昨晚怎么了?怎么突然喝那么多酒。”娜娜醒来的时候,娇敏已经回去了,面对T的提问,娜娜像看到怪物似的看着他,对他说的事情自己是一点印象都没有,见她这副模样,T提着的心才放松下来。

“我记得你跟娇敏坐下后,娇敏的身后出现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人,她的头发很长,看不到她的脸,然后……我就感觉特别困,就睡着了。”想起昨晚一幕,娜娜霎时间觉得头皮发麻,在她眼皮闭上的那瞬间,她看见那个白衣女子忽然抬起头朝她诡异一笑。

对娜娜的讲述,T当她是因为疲劳过度产生的幻觉,在安慰她过后,替她请了假,T便去上班了。

屋里留下娜娜一个人,她失望的看着娇敏回复的信息,说是这几天有个大客户要跟,陪不了你。

回想起昨晚的事,娜娜满脑袋的疑惑,不过很快就把事情抛之脑后,因为她想起今天表哥文斌要来找她。

说起这个表哥,娜娜小时候还是挺依赖他。

小时候他们两就是个赌气冤家,每天吵吵闹闹,严重时还免不了打架,不过赢的人总是文斌,娜娜哭着闹着说他一点也不好,文斌不急不躁说如果我连你都打不过以后怎么保护你啊。话一出,娜娜便乖乖就范,的确是他一直保护她的,娜娜也喜欢跟他待一起,这种日子仅仅维持了5年,娜娜13岁的时候,文斌已经18岁了,

那一年,文斌一家人走得很急,娜娜还来不及道别,这么些年她唯一遗憾的就是没能在联系上文斌,而就在一个月前,一个陌生的电话打过来,娜娜一听就知道是文斌。

约好了今天碰面的,娜娜坐在咖啡店等了很久才见到文斌带着一个女孩出现。

”小丫头,,这些年变漂亮的呀!"文斌说话还是这么风趣,相对比下,文斌身边的女孩子倒是过于安静,娜娜感觉到她对自己好像充满着敌意。

作者寄语:喵!今天去办证了,很开心,喜欢我的可以给我些小小的鬼币哟。

易轶

北京离婚律师

北京著名离婚律师

北京离婚律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