斧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斧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付费下载渐成气候网络灭掉唱片公司

发布时间:2020-02-10 18:39:41 阅读: 来源:斧子厂家

“现在到了一个关键的时刻,我们都该自问是不是真的需要唱片公司。我们很乐意与正在腐烂衰败的传统唱片经营模式说再见”

在美国洛衫矶的一家Live House里,Jonathan Coulton留着半长的头发,带着一副黑框眼镜,他像往常一样,怀抱着一把木吉他,独自站在舞台中央,舞台上方的灯光投射在他的头顶,他开始唱起自己创作的一首《Re: Your Brain》。颇为写实的歌词描绘着普通人的普通生活,歌词不时引起台下一片会心的大笑,欢呼声、掌声,甚至还有大合唱响彻全场。

不过,这些乐迷认识并熟悉Jonathan Coulton的歌并不是通过电台、CD,更不是通过排行榜,而是通过一个叫做Thing a Week的个人网站。Jonathan把自己写的作品放到网站上。

这样独立传播音乐的方式开始在音乐界逐渐增多,不仅成为许多尚未成名的音乐人的新出路,甚至一些大牌乐队也开始跨过发行公司,直接将歌曲在网上售卖。

不发CD的职业音乐人

Jonathan Coulton今年36岁,3年前,他还是在格子间里编写代码的软件工程师。上高中的时候,他梦想着成为一名摇滚明星,背着吉他到全世界巡演。于是,从高中就开始写歌的他大学选择了音乐专业,主修西方音乐史和作曲。Jonathan对《中国新闻周刊》的记者说,毕业后却因为生计,不得不找了一份与音乐无关的工作。

但业余时间,他仍然每天坚持不断地写歌。2004年,他的一位朋友做了一个名为Little Gray的读书会,每个月一次,先制定一个主题再邀请一些作家按照主题写一些作品,然后召集大家朗读。Jonathan以音乐人的身份参加了那个活动,他每个月按照主题写一首歌,然后现场演唱。结束之后,他会把作品放到网上,但是没有什么反响。直到2005年。

因为受到朋友使用My Space的启发,Jonathan创立了一个叫做Thing a Week的播客网站。“开始时,我就把它当作一种实验。我就想让更多的人听到我的歌,然后再告诉他们的朋友,我就很高兴了。”Jonathan说。

在开始时,Jonathan仍然希望自己的歌曲最终能以CD的形式出售,他甚至自己灌制唱片在网上发售,而放在Thing a Week上的MP3则完全免费。“随着来我的网站下载的人越来越多,我开始琢磨,这样免费提供下载是不是会对我的收入有影响,但是和那些微不足道的付费下载相比,能有更多的人知道我的音乐更重要。”Jonathan说,那时候他还在公司上班,所以音乐的收入对他来说也不那么重要。

直到第五首歌,改变了他的生活轨迹。他用自己的方式翻唱了Sir Mix-a-Lot的一首Hip Hop名曲《Baby Got Back》。用他的比喻,这首歌“成为了互联网上的一个病毒”。Jonathan开始尝试在自己的播客网站上出售歌曲,因为那一首歌的影响力,他一个月内通过付费下载MP3赚到了4000多美金。

出售的方式还很与众不同,他不强迫对方购买,而是用一种叫做“pick your price”(你来定价)的方式。据Jonathan自己的统计,这些付费下载的乐迷平均每首歌会付1美元左右。而且九成的乐迷都愿意付费。“我知道,人们总是愿意能先听到音乐再决定是不是值得付钱,这就是为什么我把我所有的歌都放到网上让人们随意去选择的原因。”Jonathan说。

在开设Thing a Week网站一年之后,他辞去了电脑公司的职位成为了一位职业音乐人,Jonathan说,“我终于能靠音乐赚足我女儿的保姆钱了。”

付费下载渐成气候

国际唱片协会的一份调查报告中显示,从2003年到2004年的一年间,美国和欧洲的合法下载歌曲数量已经从2000万首增长到2亿首,人们对于消费音乐习惯的改变也使得乐手必须变换自己的思路。Jonathan Coulton说,他现在的收入60%来自于数字音乐的销售,其余部分来自于现场演出。

到现在为止,唱片公司存在的价值最重要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以市场的眼光,帮助歌手对其作品的价值进行判断,并制作和销售他的作品。而Jonathan Coulton则完全不需要这个“中间环节”,他现在每周写一首歌,然后把它放到网上。好坏自有网友评说。

而想“抛弃”唱片公司的,不仅是像Jonathan Coulton这样的乐坛新力量,一些老牌的著名乐队也开始加入进来。

2007年10月10日,英国著名乐队Radiohead把自己的第七张录音室唱片《In Rainbows》出其不意地放到了网上。他们也以同样的“你来出价”的方式让乐迷随意付费,甚至免费下载。虽然已有先例,但是消息一出,唱片界仍是一片惊讶。

2003年,Radiohead乐队在老东家EMI旗下发行了自己的第六张唱片,也是他们与EMI合约中的最后一张作品。那之后,Radiohead乐队没有再选择任何一家唱片公司,乐队主唱汤姆·约克在一次采访中说到,“现在到了一个关键的时刻,我们都该自问是不是真的需要唱片公司。我们很乐意与正在腐烂衰败的传统唱片经营模式说再见。”一个月前,他们,用这样的发售方式与唱片公司“诀别”。

就在唱片公司还在争论他们的新发售方式是否能成功的时候,英国媒体做出统计,专辑放到网上的当天就有120万名乐迷付费购买了唱片,平均出价4欧元,有一半的乐迷愿意出价超过10欧元。“仅这一项,乐队就可以赢利1000万美元。”《时代》周刊评论说,“乐队已可以跳过唱片公司这个中间人,自己收益每一分钱。如果在唱片公司,乐队要卖出10倍的销量才能获得同样的收入。”

而这仅仅是个开始,Radiohead乐队还宣布,在年底,他们仍会推出实体唱片,其中包括双张黑胶、两张CD、一本印刷精美的图书,和免费下载的权限。这一切标价高达40英镑。而这些绝对不会进入唱片店,乐迷只能从乐队的网站预购。到现在,已经有超过70万乐迷预定了这套唱片。

唱片公司的末日?

在乐队专辑发售后不久,英国《每日电讯》援引了一份据说是来自EMI内部的秘密电子邮件。这份邮件来自盖伊·汉兹,他所领导的私募投资集团Terra Firma刚刚以24亿英镑收购了EMI公司,邮件中,盖伊·汉兹对员工说,“我们都应该表示欢迎,并用我们自己的创造力和热情来回应。唱片业长久以来都过度依赖CD销量而生存运作,反而忽视了数码技术带来的新契机。除非唱片业主动‘自我革命’,否则将有更多大牌艺人甩开唱片公司自谋发展,这对传统唱片公司而言无异于‘死刑’”。

这份颇为被动的回应却在不久后就演变成了一个“不幸”的预言,当得知Radiohead以这样的方式推出自己的新专辑之后,曾经创下了历史上现场人数最多的英国“绿洲”乐队和美国工业金属大牌“九寸钉”都纷纷表示,对这样的做法十分赞同。甚至被称为乐坛“变色龙”的老牌歌手大卫·鲍伊也对“Radiohead事件很感兴趣”。而“绿洲”乐队在半个月前已在网上发出了自己的新唱片。

无论是新人如Jonathan Coulton还是Radiohead这样的大牌,他们对唱片公司的态度却出奇一致——这是一个完全可以跨过并且抛弃掉的中间人。

中国太合麦田音乐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总裁宋柯对记者坦言,“我很关注Radiohead这些乐队的事件。这是个趋势,很有意思值得研究,但是我自己还没研究透。”

在宋柯看来,现在网友对这种“你来定价”的方式愿意付钱,一方面是对于乐队独立的支持,另一方面是“因为对于新鲜事物的好奇”。他认为,“以后会不会一直这样,还很难说。”

作为国内较早开始关注数字音乐的唱片公司,宋柯说绝对不认为自己是传统的唱片公司,但是无论怎样变化,“太麦”毕竟还代理着乐手的版权,他认为“有人说这样的方式会让唱片公司消失,我一点都不担心,我觉得艺人毕竟不是商人,他们到底还是需要一个商人去做那些商业上的事情。对于这样的新趋势,我想也正是像太麦这样的公司要去做的。”

在中国,依靠网络成名的歌手并不在少数,但大多最终被唱片公司签下合约再次推向市场的。严重的非法下载是中国乐手无法像国外一样进行独立网络实验的阻碍。有报告称,中国是目前惟一一个还允许MP3搜索存在的国家。如果中国的歌手把自己的作品放到网上,很快可以借助网络形成影响但却难得到相应的经济回报,因为乐迷可以轻易找到非法下载的地址。

2005年5月,音乐人左小诅咒完全独立发行了自己的一张唱片《我不能悲伤的坐在你身旁》,售价150元人民币;一年之后,他又用同样的方式和价格发行了《美国》,限量2000张。这应该是国内为数不多的用完全独立方式发行正式专辑的歌手。但左小诅咒也仍然是以实体唱片为载体。

太合麦田目前的做法是,由旗下的太乐网提供数字版权认证,中国移动作为发行方,运用成熟的无线增值业务经验在彩铃定制、IVR、WAP等渠道为数字音乐发行提供服务,TOM、新浪等各大网站提供销售服务,百度提供盗版阻截。通过这样的链条,宋柯把李宇春的单曲《冬天快乐》试水并大获成功(但不可避免网上仍有许多盗版的链接)。但是,这样的商业链条只能由一个公司来构建,而对于一个单独的乐手来说是绝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代理记账管理

代理记账会计

广州注册公司多少钱

工商税务

深圳代理记账费用

深圳工商税务官网

中山筹划税务中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