斧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斧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台州原料药不可复制的产业集群试向高端跨越51搜

发布时间:2019-10-18 16:55:43 阅读: 来源:斧子厂家

台州原料药:不可复制的产业集群 试向高端跨越

生意社10月29日讯

台州医化产业起步较早,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有了较快发展,如今已形成门类较为齐全、产品多样,具有一定规模和特色的产业集群。 在海正、华海、海翔等几家大型上市公司的引领下,目前,台州医化原料药企业达50多家,年产值过百亿元。台州原料药出口已占据浙江的三分之一,医药产值、利润总值在浙江都占第一位,且每年还在以10%左右的速度增长。 30年经营出产业集群 上世纪80年代,当时的国家化工部就把台州所辖黄岩县列入全国精细化工基地建设;1998年国家石油化工局把台州作为全国15个精细化工基地之一,进行规划和建设;省医药局也把台州列为全省医药经济率先发展的中心区域来建设。台州建市后,就明确提出“进一步发展成全国重要的医药化学工业基地”的设想,把医化产业作为全市的一个支柱产业来培育和扶持。 随着企业改革和产品结构调整的不断深化,台州培育出了一批如海正药业、华海药业、海翔药业、新东港药业、仙琚药业、九洲药业、永宁制药厂等跨地区、跨行业、跨所有制经营的外向型大中型公司,成为台州医化产业的中坚力量。不仅在国内市场声名显赫,在国际市场上也有一定影响力和竞争力。以海正、华海这些大中型企业为中心,形成了抗肿瘤药、激素类药、头孢类药、中成药、一次性医疗器械五大生产基地。台州医化企业还有一个突出特点,就是外向度高,如海正的产品80%出口,华海95%出口。 台州医药商用近30年时间经营起了一个原料药产业集群,现在年产值10亿元以上的台州药企并不稀罕。台州医化企业的主导品种销售动辄上亿元,其产量会直接影响国际市场的价格波动。 “做久了医化行业,现在似乎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真的有些尴尬。而每年我参加世界原料药大会,都会感到很骄傲。我看到我们的中国馆每年都在扩大,而台州医药商们每年都可以包机参加。有人开玩笑说,如果没有台州人参加,世界原料药会是没法开了。真的,世界上能把一个产业做成这个样子的地方不多!”新东港药业总经理洪华斌说。 尝试向高端原料药跨越 不可否认的是,台州的医化企业大都是从精细化工到中间体到原料药一路往上游发展,也大都戴过环保的“黑帽子”。目前医化企业只能逐渐往海边的台州医化基地迁移。 台州原料药企业以民营企业为主,加上来自政府外向型政策的支持,台州医化产业走在了中国药业国际化浪潮的前列。台州市药监局有关负责人介绍:台州有两个8∶2,国际市场比国内市场是8∶2,原料药比制剂是8∶2。台州市政府目前的规划中,是希望椒江产业园往制剂生产区、研发中心、营销中心的方向发展,但这显然还需要有一个渐进的过程。 “我们很多品种优势在于价格,我们只能做一些内涵式的调整,上一些新的品种项目。”新东港药业的总经理洪华斌说。“之前我们在做氯霉素,砍掉这一块项目对我们的经济效益是有影响的。这个品种目前多用于养殖,在欧美市场已经禁用了,主要原因是有残留、很难排出体外,另外这个品种在生产工艺过程中毒性较强,对环境污染较大,后期的废水处理比较困难,如果排放的话,难免会有残留,间接造成人身危害。从市场的趋势看,虽然短期效益不错,但这是走向衰弱、被逐渐淘汰的品种,咬咬牙还是把它砍掉了;我们一砍掉,供需失调,现在变成卖方市场,价格开始飞涨。” 现在,新东港的主导品种是阿托伐他汀,并为辉瑞等国际巨头提供原料。阿托伐他汀每年全球产量大概有80吨左右,新东港占去20吨,目前单个品种已经做到上亿元,新东港的目标则是做到3亿元以上。“这个品种我们十分看好。现在做国际市场,一方面是抓紧研发,另一方面是国际注册认证。我们聘请了很多顾问,首先考虑的就是专利问题,目前正在准备申请原料制备方面的4个专利。”洪华斌充满信心地说。 台州的医化企业都在尝试着从低端原料药向高端原料药的跨越,特别是向制剂生产方向发展。但结构性的调整显然并不容易,据记者了解,在制剂生产上,台州目前只有海正、华海做得比较好。 解决污染从整个行业开刀 今年是“811”环境污染整治行动的收官之年。 台州医化企业的恶臭污染,曾经让台州百姓和地方政府头疼了很久。我市政府部门很早就意识到,恶臭不是一个独立的问题,而是由于医化产业低、小、散结构性污染问题的一个表现形式。因此治理恶臭,就必须对整个医化产业开刀。 从2002年以来,我市就严格控制医化扩建、技改项目。全市的医化企业数量,由最初的1000余家调整到目前的192家。到2015年,我市有望将医化企业数量压缩至50家左右。 台州椒江岩头、外沙化工园区内所有医化企业,近3年来,已经投资建成了每天能处理1.2万吨的废水处理设施和95套废气集中处理装置,并且都已经初步实现企业污染物排放实时动态监控。 几年的治理之路,对企业来讲受益匪浅。这一点,在海正药业,体现得最为典型。从2003年以来,海正药业为环境、职业健康和安全累计投入资金达3亿元,占同期产品销售成本的6%。“这3亿元,如果用于生产,可以多建3个发酵车间,年产值有六七亿元呢!”海正药业董事长白骅说。 今年,位列美国前10强的一药业公司到国内找驱虫药的供应商。海正药业因为通过了EHS(环境、健康、安全)认证,直接成为这家公司的主要供应商,一下子接到了10吨的订单,带来4000万美元的销售收入。 EHS成为更高层次要求 相较于环保压力,台州药企的老总们更关心的是另一个词EHS(即环境、安全和健康管理体系)。 华海药业董事长陈保华说:“我认为从企业运作本身来说,环保项目就应该上,而且迟上不如早上,华海五六年前就开始上水处理、气处理的环保系统。药企发展的关键在于如何去做市场,要以市场为主导,而反过来市场对于药企的环保是有要求的,很多事情是客户推着我们要上。比如我们目前做欧美市场,像美国的大公司在采购之前都要来我们企业进行EHS体系的审查。企业搬迁可以逃得过地方政府的监管,但客户的审查你逃得过吗?你去哪个地方都一样。” 一位台州药企的人士坦承:如果单纯从环境治理的角度就要花几千万元上环保项目,我们的境界没有那么高;但以国际市场为导向的话,这些环保项目就必须要做。 据了解,台州原料药80%以上是国际订单,稍具规模的药企都属于典型的外向型企业。而国际合作中,越来越多的国际制药巨头正在更多地关注环境、职业健康及安全问题,在寻找供应商或合作伙伴时都首先要求对合作方进行企业EHS体系现场审查,合作中还要开展例行复查。EHS审查通不过的企业,就很难或无法进行合作,情况严重的还有可能被列为黑名单,永远不能合作。 新东港药业总经理洪华斌说:“环境、健康、安全这是更高层次的要求,更体系化,涉及的很多方面是目前环保调查没有要求的。例如我们的客户要来买原料药,采购方会对方圆两公里范围内的老百姓进行调查问卷——对企业的评价如何;在企业内取若干个点,打井取样,调查地下水50米的水质如何,100米的水质如何等等。现在有些国家的采购商是允许加环保成本的,环保占5%,这些采购商觉得可以接受。他们认为和关心环保的企业合作是门当户对的,是可以长期持续下去的。当然也有不接受的,例如日本采购商。”

玻璃钢通风管道

防腐木厂家

相关阅读